原司法部长,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现中国政法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主任

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

pic05.jpg
刘金友:为改判聂树斌无罪而欢呼 PDF 打印 E-mail
2016-12-27 15:32

为改判聂树斌无罪而欢呼

刘金友

 

终于盼来了确凿消息,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改判无罪。

我为此而欢呼!其原因有四:

一、这是正义的胜利

        尽管法谚有云:“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其含义大概有二:一是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及时实现;二是实现正义不仅要实现实体正义,而且要以实现程序正义为前提。只有将二者结合起来,不仅及时实现了正义,而且实现的正义同时包括实体正义,并以实现程序正义为前提,才是实现正义的应有之义。改判聂树斌无罪,尽管是迟来的正义,但我还是要说,这是正义的重大胜利。

(一)这是程序正义的胜利

程序正义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其一,最高人民法院责令山东省高院复查、并提审该案,其程序充分体现了再审程序正义,并为再审程序正义提供了经典范例,其中合议庭的组成、审阅卷宗和相关材料、核实相关证据、询问原判办案人员,咨询刑侦、法学专家,约谈申请人及其代理人,听取其意见,依法保障诉讼权利,听取最高检意见等等,堪称典范。这一再审的程序正义,将对我国再审纠正冤错案件,产生重大影响。

         其二,纠正原审的程序违法,实现程序正义。原审铸成错案,源于程序违法,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五天讯问笔录缺失,讯问程序违法性不能排除,案发之后前五十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等等,均反映了侦查与审判特别是证据适用程序违法。本案改判宣示:程序违法是造成冤错案件的祸根,只有以实现程序正义为前提,才能真正保证实体正义。

(二)这是实体正义的胜利

        在刑事诉讼中实体正义应体现在三个方面:有罪罚当其罪;无罪不受追究;疑罪宣告无罪。疑罪从无既不属于客观真实,也不属于所谓的“法律真实”,而是证据证明未达到证明标准、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真伪不明,是根据刑事政策和原则,推定无罪。聂树斌案,最高法院就是认定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认定聂树斌无罪。从实体正义来说,疑罪从有就是实体不正义,疑罪从无就是实体正义,疑罪从无是实体正义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体正义的应有之义。

 

二、这是无罪推定的胜利

        无罪推定在我国已经争论了六十多年,至今似乎已没人再公开反对无罪推定,而主张有罪推定。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真正能落实无罪推定而抵制有罪推定,却仍然是一种严重的挑战。笔者在之前的《无罪推定人权保障的重大胜利》一文中就明确指出,围绕着聂树斌案再审的长达十余年的争论,其实质就是无罪推定与有罪推定的两种观念与原则的争论。河北省高院主张没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是王书金犯罪,就不能推翻聂树斌有罪,这种主张是典型的有罪推定;而代理律师主张和山东高院与最高院再审判决则是主张不能排除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聂树斌不是凶手的合理怀疑,即应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这种主张就是典型的无罪推定。最高人民法院的改判,就是宣告了无罪推定在我国取得了标志性的决定性的胜利。

 

三、这一迟来的正义是来之不易的正义胜利

        按照法治要求,聂树斌当时就不应当定罪并判处死刑;经其亲属申诉,特别是出现了“真凶”王书金归案,本应由河北高院启动再审程序改判聂树斌无罪;再其后,由最高院责令山东高院复查和最高院提审,本应尽快宣告聂树斌无罪;而正义“迟来”的原因是聂树斌案的案情复杂所致吗?是最高院在事实认定上慎之又慎所致吗?恐怕并非完全如此!起码主要不是如此。改判此案的最大阻力应来自司法内部现存的根深蒂固的有罪推定和“官无悔判”的传统理念,当事司法机关如河北高院害怕承担责任,上级司法机关害怕影响所谓的“司法公信力”,甚而至于有官官相护之嫌。在这种情况下,最高人民法院经过较长时间的再审,终于慎重作出改判聂树斌无罪的判决,这是对有罪推定和“官无悔判”等理念与阻力的一个有力回击,这终于宣告无罪推定和冤错必纠在我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胜利,它标志着在我国刑事司法真正步入无罪推定的时代。这一判例将对我国刑事司法产生重大影响,它宣告我国刑事司法终于揭开了无罪推定的新的篇章。这是多少法律人梦寐以求的事,是法律人和全国人民为此争取数十年才获得的,从此人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拍着胸脯说,“我是人,我有无罪推定的权利”,“你指控我有罪,请拿出证据来”。仅此,就是可以为之欢呼的重大胜利。

 

四、这是人民的胜利

        人民司法为人民,人民司法靠人民,法治要靠人民推动。综观聂树斌案改判过程,是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是人民群众!许多网友说,假如不冒出个王书金,假如聂树斌家人不申诉,假如没有那么多媒体人、律师、专家、人民群众的奔走、呼吁,形成了的要求真相、要求正义、要求平反的巨大力量,聂树斌冤案平反是不可能的。

        历史证明,刑事司法的每一次重大的改革、进步都往往伴随着重要事件,而与人民群众的推动、呼吁有重大关系。我认为聂树斌案是中国的世纪大案,它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美国的世纪大案“辛普森杀人案”。它表明:人民群众要求司法正义的呼声是不可违背的,人民群众要求获得“无罪推定的权利”是不可阻挡、不可剥夺的。

        因而,我还是要为聂树斌冤案的平反而欢呼,尽管是迟来的正义,我还是要为那些为聂树斌冤案平反而奔走呼吁的媒体人、律师、专家、网友和司法人员而作出贡献的一切人们大大的点赞,这不仅是聂树斌及其亲属申诉的胜利,而且是刑事司法领域一次深刻变革的胜利。在这场深刻的司法变革中聂树斌冤案值得每一个人,尤其是法律人深思,我们不能再把正义仅仅挂在嘴上,不能再让习总书记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流于口号,不能再让人民群众对司法公平正义的实现感到失望,让我们法律人都为司法公平正义的及时真正实现做一点切切实实的工作,抵制一切阻碍司法公平正义的观念和势力,面对每一司法案件,决不能再让聂树斌这样的冤错案件有再现的余地。聂案平反证明,人民群众要求司法公平正义的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法治天下的梦想也决不会流空想,它使我们更有理由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