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司法部长,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现中国政法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主任

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

pic01.jpg
权威法律专家如何进行法律思维(一) PDF 打印 E-mail
2017-02-10 16:35

刘金友教授: 权威法律专家法律思维模式(如何进行法律思维之一)

        十年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组织邀请权威法律专家江平、高铭暄、陈光中、应松年、赵秉志、马怀德、卞建林、张卫平、杨立新、张明楷、尹田、梁书文等教授进行专题专家论证研究。从中总结一下他们的法律思维模式,大概可以概括为:法律事实-证据证明-法律关系-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经典案例-关键结论。现将个人体会提出,与大家共享。

        法律思维是法律人的基本功,法律思维水平是法律人的法学知识水平、司法实际掌控水平、法律逻辑分析综合能力、立法司法精神的把握水平与个人素养的综合水平。真正学会法律思维,真正提高法律思维水平,是每个法律人永无止境的必修课程。

        启示之一,法律思维的根本就是法律关系思维。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某诈骗拆迁补偿款近2000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专家论证认为本案涉及三种法律关系:行政法律关系、民事法律关系和刑事法律关系,并认为,只有先厘清所涉行政法律关系和民事法律关系,才能对刑事法律关系作出正确的界定。

    (一)行政法律关系分析

        本案涉及的行政法律关系是涉案土地征用的合法性和相关“通告”“公告”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1、 案中的证据和事实从涉案土地征用的合法性来看,涉案土地系农村建设用地,辩方指出,面积已超过70公顷,属于国务院审批范围,而70公顷以下属省级政府审批范围,而控方没有提供征地批文,一审法院也没有认定有审批文件,故属涉嫌非法征地。一审法院认为征地的合法性不影响对李某诈骗案的定性,但专家们一致认为征地的合法性是对李某定罪量刑的必要前提条件。其理由为:

        其一,从缘由看,没有合法征地批文,拆迁补偿就无从谈起,认定诈骗补偿款就没有合法性依据;

        其二,从“通告”“公告”效力看,没有批文,征地所涉“通告”“拆迁公告”就没有法律效力,这些“通告”“拆迁公告”就没有证据的合法性,因而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

        其三,从涉案补偿时段看,本案起诉判决认定,李某的建房是在“通告”“公告”之后抢建,以此领取补偿款为非法;但依照法律在批文前所建房均应纳入报请补偿的范围,李某将此作为报请补偿款,依法并无不当。

    2、从涉案“拆迁通告”“拆迁公告”的证据能力来看。

        专家们认为,涉案征地“拆迁通告”“拆迁公告”的证据能力合法性基础是征地批准文件,依法只能先有征地批文,后据以发布征地“通告”“公告”,才有合法性。

       此外,涉案“拆迁通告”“拆迁公告”只有依法发布,才具有证据能力,而涉案证据不能证明确已依法发布。应松年教授特别强调,涉案“公告”“通告”依照《征用土地公告办法》应当将公告落实到权利人(被征用土地权利人和被征用房屋拆迁人),但涉案证据证明,并没有将此通报到被征用房屋的被拆迁人李某等人。

        由于上述具体行政行为具有违法性,“拆迁通告”“拆迁公告”本身在实体、程序上存在非法性,决定了涉案征地及其“公告”“通告”作为对李某定罪依据存在重大疑义。

    (二)民事法律关系分析

       专家们综合全案证据形成的理由,认为本案所涉征地并非经严格审批的依法征地,而是以当地所言“遍地开花”式协调征地,即当地政府为完成一项建设任务,与涉案土地、房屋权利人协调征用(其合法性另当别论),实质其反映是政府与土地、房屋权利人的协调合意,其《拆迁补偿协议》的性质属于民事协议,补偿履行中的争议属于民事纠纷,即使补偿失当也应通过民事程序加以解决,而不应用刑事追究途径来解决民事纠纷。

        江平教授指出,政府公告时应当查明并知晓土地上的房屋问题,这是政府的责任。即使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但事后审查的权力仍然在政府手中,政府可以选择给多少补偿款或者不给,这本质上是一种民事纠纷,原则上应当按照民事关系来处理。如果拿到补偿款多了就是诈骗,这是不合情理的。补偿款多了可以按照民法上的不当得利将不应给付的补偿款追回就可以了,而决不应当简单地诉诸刑事追究。

    (三)刑事法律关系分析

        在经过上述两种法律关系分析的基础上,对于刑事法律关系的分析就比较容易了。

        本案的要害就在于是否存在骗与被骗的刑事法律关系问题。

     1、是否存在骗的问题。

         一审判决认定,李某“故意隐瞒事实骗取征地补偿款”。这里涉及的是故意隐瞒了什么事实,如何隐瞒的,对此要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

    (1)故意隐瞒什么事实。一审判决认为报请房屋拆迁补偿款,其房屋应当是在“拆迁通告”“拆迁公告”之前所盖,而李某是隐瞒了其在之后所建的事实。这一观点的成立有赖于一项基础事实:其一,政府部门应当明确告知其所报房屋必须是在“拆迁通告”“拆迁公告”之前所建,而不能是在之后所建;但事实是涉案政府部门交由李某签署的“承诺书”,要其承诺的是“本人承诺--此次动迁房屋均在发放征收公告之前建设”。而涉案“征收公告”则均在上述拆迁“通告”“公告”之后发布,而涉案土地上的房屋事实上也均在其发布前建成。据此,并无隐瞒事实的情况。

    (2)如何隐瞒了涉案事实。经查全案证据涉及李某上报房屋事实材料在《征收非住宅房屋附属物实地查勘记录表》《拆迁补偿协议》等均没有要求明确涉案房屋的建设时间,李某也因而没有填写建设时间,因而也就不存在故意隐瞒的问题。

     2、是否存在被骗的问题。

        经查,李某所建房屋,应属工厂扩建厂房,不是也不可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当时拆迁办每天都有人员巡视,土地所有人村委会也人人皆知,政府补偿在摸底、勘查、填表、调查、审查评估,审查评估报告经政府部门集体讨论通过,然后才下发补偿金。对于这样的当地群众尽人皆知的事实,政府又反复核查,怎么会成为政府上当受骗的事实呢?

        通过上述方面的事实分析,诈骗犯罪构成的骗与被骗的法律关系不成立,以此认定李某构成诈骗犯罪,依法不能成立。对此,高铭暄教授指出,拆迁补偿到底是以“拆迁公告”为准,还是以“征地公告”为准?政府让人家承诺的是“征地公告”前建房,人家承诺的也是“征地公告”前建房,人家隐瞒了什么事实?填报时你没问人家什么时间建房,人家也没有填写什么时间建房,政府有审查义务,有评估报告,集体讨论决定,出了问题让老百姓负刑事责任,那么政府的责任何在?!公信力何在?!政府不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工作不到位,反过头来对人家治罪,判人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实在太过分了。本案充其量不过是不当得利让人家退款的问题。

        通过以上专家讨论分析,可以看出,法律关系分析是法律思维的根本问题,紧紧抓住法律关系这一根本问题对法律问题进行剖析,是法律思维的要害所在。

        可见,法律关系是纲,只有纲举目才张,法律关系是明镜,是非曲直见真情。法律人只有学会法律关系分析,才能把握住法律思维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