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司法部长,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现中国政法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主任

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

pic01.jpg
权威法律专家如何进行法律思维 (二) PDF 打印 E-mail
2017-02-10 16:41

刘金友教授: 权威法律专家法律思维模式(如何进行法律思维之二)

——要害是抓住对法律关系的关键事实思维

 

        权威法律专家的法律思维的根本是抓住对法律关系的思维,而对法律关系的思维的要害是抓住对法律关键事实的思维。

        案件法律事实、法律关系错综复杂,往往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只有善于发现关键事实、抓住关键事实、分析剖析关键事实、解决关键问题,才能拨乱反正,云消雾散,使真相大白于天下。这又是权威法律专家进行法律思维的真谛。现举几个专家论证案件例证加以说明。

       <例证一> 某市发生一起暴力解除合同案,原告以被告拖欠土地租金为由在起诉解除合同后,又以聚众暴力手段将该土地上的果品市场工作人员赶走,抢占并经营该市场,后被告方欲回到自己所在的市场办公楼,引发了双方冲突,致两人轻微伤,当地公安部门先以被告方工作人员寻衅滋事为由将116名员工刑事拘留,后将其中12人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予以逮捕,将其余人员改为行政拘留。本案涉及刑、民两方面的法律事实、法律关系。由江平、高铭暄、赵秉志、梁书文、张明楷、杨立新等十名专家进行的论证。

        他们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吗?

        对刑事案件而论,双方各有聚众、冲突、对社会秩序有相应扰乱,但问题是扰乱了什么社会秩序,当然是市场秩序,而市场秩序的合法性在于市场经营的合法性,市场经营的合法性的依据是三证《工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企业代码证》,三证的主体是被告。于是,谁聚众扰乱了谁合法经营的市场秩序就成为确定谁构成、谁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关键问题。根据“三证”的归属,专家一致认为被告方相关人员并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倒是原告方有关人员涉嫌构成犯罪。辩方据此向起诉方进行交涉,使被逮捕的12名员工得到无罪释放。

        原告有权以被告违约为由解除土地租赁合同吗?

        这里的关键问题是解除合同的条件是否成就。经查,其约定解除条件为单方违约,而法定解除合同条件也是单方违约,问题的关键在于原告方是否有违约事实,经查原告有两次重大违约事实,且其违约是造成被告违约的重大原因。在此种情况下原告主张解除合同有违合同约定和合同法律规定。当地法院判决不顾原告违约的事实,仅片面认定被告违约,并以此作为解除合同的依据,在事实法律上均不能成立。

        民事判决可以判被告市场归原告所有吗?

        当地法院判决认定土地租赁合同解除后,土地应收归原告所有,土地之上设立的市场经营权也自然应收归原告经营。这一判决的性质取决于市场经营权的性质,而市场经营权的性质决定这一判决的合法性。

        专家们认为市场经营权是登记权、形成权,专属于登记人的权利,是独立权而非从属于土地租赁权的从权利、衍生权利。市场经营权的形成、变更、消灭属于行政权利,其争议属行政争议而应通过行政程序解决。以民事判决将被告市场经营权判归原告属于滥用民事判决权,因而非法无效。

        可见,只有抓住关键问题,才会不受枝节现象所迷惑,看到问题的本质,其他问题便迎刃而解。

       <例证二> 某查封被执行人账户资金案

        某公司因欠款被法院判决并进入执行程序。其中有一账户资金被执行由法院查封。案外人作为自然人提出异议,认为该资金属于案外人所有,而非属于被执行人所有。经查,案外人与被执行人系属承包工程的“转包关系”,其实为实际施工人。账户是被执行人为实际施工人所开的专用账户,始终为实际施工人所掌控,账户的资金均为实际施工人的工程款、工人工资款和工程结算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为非法挂靠关系,所签“承包合同”无效,但实际施工验收合格工程款归实际施工人,而不归被挂靠方,所以该账户资金的所有权属于案外人,不属于被执行人,该法院执行查封该账户资金不当,应依法予以解封。

       <例证三> 某公司分立纠纷案。

        案中兄弟甲乙二人分家,协议将各占50%股份的公司进行分立,弟乙据此到工商机关进行了变更登记,将涉案股东由两人变为一人、并减少了注册资金,但公司兄的50%股份并没有转到兄的名下,且公司名下的房产也全部挂在弟公司名下。兄甲认为侵权,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审法院认定工商登记合法有效,驳回其原告起诉,兄甲上诉到二审法院。

        案中有一关键问题是,弟乙申请工商变更登记,工商机关并未告知兄甲,这一问题的性质和法律后果如何界定?对此专家们抓住这一问题的要害和关键,认为这是属于行政许可违法问题!

        首先,根据《行政许可法》第12条第(五)项和第49条的规定,企业分立登记、变更登记均属于行政许可事业范围。

        其次,根据《行政许可法》第36条、47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对行政许可申请进行审查时,发现行政许可事项直接关系他人重大利益的,应当告知利害关系人。

        再次,根据《行政许可法》第72条、69条的规定,未向利害关系人履行告知义务的,负有改正错误的法律责任,违反法定程序做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应予撤销。

       对本案解决了这一行政许可违法问题,其余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从上述论证案例可以得到如下启示:法律思维抓关键,关键要从本质看,本质要从法中寻,循法求实是真传。